Mina Bissell: 让人重新理解癌症的实验

” 在不同的环境下,细胞做不同的事。” — Mina Bissell

For decades, researcher Mina Bissell pursued a revolutionary idea — that a cancer cell doesn’t automatically become a tumor, but rather, depends on surrounding cells (its microenvironment) for cues on how to develop. She shares the two key experiments that proved the prevailing wisdom about cancer growth was wrong.

” 现在,主流肿瘤理论会说 一个癌细胞里面里 的一个致癌基因 会让你变成癌症患者。 好吧,这个对我来说不科学。 你知道一万亿是怎么样的么? 现在让我们看看。 来了,这些0一个接着一个。 现在,如果,0.01%的细胞突变了, 现在是0.001%的细胞致癌了,你会变成一大块癌细胞。 你会全身都是癌细胞。但是你不是。 为什么没有呢?

所以,我通过多年来 一系列的实验 说明这是由于环境和体系的原因。” — Mina Bissell

继续阅读

Danny Hillis:用蛋白质组学解读癌症

“Understanding cancer through proteomics”

“多数情况下 发现疾病的必需的信息 并不是你的易感性, 而是现时你身体的发生了什么。 为了发现疾病,你真需要做的, 你真需要观察的, 是你的基因的产物, 是基因组学之后的一个层次。 这正是蛋白质组学所研究的。 ”

But mostly what you need to know, to find out if you’re sick, is not your predispositions, but it’s actually what’s going on in your body right now. So to do that, what you really need to do, you need to look at the things that the genes are producing and what’s happening after the genetics, and that’s what proteomics is about.

“基本上,我们所做的是 从病人身上 取一滴血, 然后检测这滴血里的 所有的蛋白质 根据蛋白质的不同质量, 和蛋白质的不同粘性。 我们给它们画个图, 就能从这一滴血中 同时看到 成百上千个不同的信息。 第二天我们还可以再检测一次, 你能看到第二天你的蛋白质组群是不同的—— 你吃东西或者睡觉都会改变它们。 它们是你身体里的实况报告。”

基因只是蓝图,是“佐料”,真正的执行者是蛋白质,它们负责细胞与细胞之间的沟通和对话。

继续阅读

睡眠时大脑在做什么?

人的一生大多不超过3万6千天,而其中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睡眠中度过的。

生活在北美洲的一种小蝙蝠,每天睡觉时间长达20个小时,堪称睡觉时间最长的动物;而睡觉最少的马,每天仅睡两个小时就够了。

至于睡眠时间,中医认为,人的睡眠应遵循天人相应规律,时辰、睡眠、寿命三者紧密相连,时辰适,睡眠好,寿命长。一昼夜有12个时辰,人的睡眠时间主要在亥、子、丑、寅、卯这五个时辰。

“记住,11点入睡,是睡眠时间的最后底线。”

这里我们来看看一个最新的研究发现,这个研究发现了一个事情:大脑的垃圾清理工作只有在睡眠的时候才启动。

The brain uses a quarter of the body’s entire energy supply, yet only accounts for about two percent of the body’s mass. So how does this unique organ receive and, perhaps more importantly, rid itself of vital nutrients? New research suggests it has to do with sleep.

继续阅读

TEDGlobal 2014 上展示早期癌症检测技术原型

在 TEDGlobal 2014 大会上 Jorge Soto 展示了他们通过microRNA来进行早期癌症检测的技术和设备原型。

“We have 21st-century medical treatments and drugs to treat cancer, but we still have 20th-century procedures and processes for diagnosis, if any.”

“The context, of course, is that we’re living at a time where technology is disrupting our present at exponential rates, and the biological realm is no exception.”

Jorge Soto 展示了使用3D打印出来的设备(正在把设备的设计开源),应用网络技术方案实现快速检测早期癌症。研究目前还处于初级阶段 “Let me say very clearly that we are at the very early stages, but so far, we have been able to successfully identify the microRNA pattern of pancreatic cancer, lung cancer, breast cancer and hepatic cancer. And currently, we’re doing a clinical trial in collaboration with the German Cancer Research Center with 200 women for breast cancer.”

TED演讲视频:

继续阅读

中医的开源未来

开源,目前在软件和硬件方面都是能让技术快速推广应用和进化的有效手段。如果中医能够走上这一条道路,必能推进医学技术的进步。

目前网络上及书店里大多数资料都是在反复诠释阴阳及中医的原理体系和基本应用。

作为一个软件工程师,在开源项目甚为流行的21世纪,却在中医方面却只能窥探到零星的开源气息,实在深感惋惜。

中医的发展需要采用新的方式方法,结合和使用网络技术、移动应用技术以及新的科学研究成果来进一步推进,也只有这样,中医才能前行,发挥更多光和热。

业余了解,目前开源形式的有两种:

1)中医古代文献资料及药方数据库

继续阅读